<div id="66yxh"><cite id="66yxh"></cite></div>

  • <progress id="66yxh"></progress>
    <table id="66yxh"><p id="66yxh"></p></table>

    1.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替嫁嬌妻:神秘老公,晚上好 第714章 她死了……

      作者:木兮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1-14 01:06:37

      第714章 她死了……

      蘇小婉看著那本書,發現真的是博大精深,她很多都沒學過,這會兒看了第一張,就有點想繼續看下去。

      “聲音呢?”

      “……您是當我是安眠曲吧?”

      “沒有你這么不聽話的安眠曲。”

      蘇小婉決定不再跟這個老頭子計較,她要是再這么爭下去,她肯定會被氣死的。

      蘇小婉讀著讀著,聲音從之前的很大很大,一下子就變成了很小很小。

      蘇小婉看著那有些年數的書籍,上面有很多的標記,而且,寫得很工整。

      沒想到,這么厚的書,竟然有人都看完了。

      難道是莫老看的?

      蘇小婉再一次抬眸看向那頭的老人,但是見著那頭的老人依舊背對她,一副不能見人的樣子。

      她又重新低頭開始看起來。

      腦子里,浮現出剛才看到的那一副被鎖起來的話。

      而且,她竟然在那本書上,看到了那個鎖的模樣,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這書,跟那幅畫有關系?

      蘇小婉有一頁一頁的翻著,這會兒,莫老似乎已經睡著了,所以一直沒出聲,他倒也樂得自在,畢竟,她嗓子都快要啞了。

      她的目光一頁一頁的從書本上逡巡著,最后,在屋子里來回的看著。

      那幾個保鏢盯著她,“瞎看什么。”

      那經過的聲音很小,一看就是莫老爺子是真的睡著了,深怕打擾了他睡覺。

      蘇小婉又重新低下頭。

      只是,這一次,她似乎心里更加堅信了一件事情,那幅畫……不必尋常。

      尤其是對于莫老爺子來說。

      夜漸漸的深了,此刻蘇小婉看著看著,也開始打起了哈欠。

      畢竟,這么長時間坐在一個地方,看一本書,不管是身體還是思想,都是來不及的跟上的。

      蘇小婉剛才還連續切了好幾個小時的菜,更別說,現在坐在那里翻書,只覺得自己的手臂酸澀的厲害。

      她剛準備趴下來睡覺,那頭的保鏢就陰魂不散的走過來,敲了敲自己的桌子。

      “蘇小姐。”

      蘇小婉惡狠狠地看了一眼那幾個保鏢,她就沒見過這么討厭的人。

      但是想著那幾個保鏢身上肯定有強,好看不吃眼前虧。

      她只能忍下來。

      又繼續開始翻書。

      這會兒那頭的一個保鏢似乎開始輪流值班了。

      但是她面前的那個保鏢,卻一直在盯著她,就好像連喝水吃飯,都不需要。

      蘇小婉晚上沒吃。

      現在這會兒餓得發慌。

      “我餓了……”

      “忍著。”

      “我想上廁所。”

      “忍……”

      “那你告訴我上廁所怎么惹?”蘇小婉目光深深的盯著他,大概是這個男人被她定的有點不好意思了,所以這會兒才擰著眉梢,揮了揮手。

      “別想亂跑,不然別人的子彈可是不長眼的。”

      靠。

      蘇小婉想罵臟話了。

      這里的人,是不是只會這一招,知道她害怕,所以處處都是在威脅她?

      這些人,也未免太可惡了吧。

      但是,現在有機會跑出去散一會兒心,也是好的。

      蘇小婉合上書本,此刻跑了出去。

      她跑到那頭的那幅畫面前,此刻周圍沒有人,她大膽的走過去,摸了摸那個鎖。

      那鎖上還有油漬。

      她剛一抹,黏了自己一手。但是,在那一圈,沒有找到能打開這個鎖的鑰匙。

      難不成,這個鑰匙丟了,所以……這個鎖才一直沒有開?

      這幅畫,又是什么意思?

      蘇小婉冥神,此刻聽著走廊里沒有腳步聲,轉了一個方向,去了洗手間。

      ……

      莫老爺子的睡眠很少,蘇小婉在外面瞎逛一圈回來的時候,那莫老爺子竟然已經醒了。

      老人的覺真是少。

      蘇小婉剛走過去,那頭的人就開口道。

      “看了多少了?”

      “……沒看多少。”

      蘇小婉不知道這莫老是想問什么,但此刻,也是老實回答道。

      這本書里面專業知識很多,很多東西她其實看不懂。

      勉勉強強看了一些,但也現在基本上都忘記了。

      尤其是剛才走了一圈,基本上什么都不記得了。

      “那還記得多少?”

      “我剛上了個洗手間,都忘了。”

      莫老爺子當場臉色就不好看了,雖然隔著那么多的紗簾,但是能從那頭的語氣聽出來,他在生氣。

      “沒用的臭丫頭,連書都看不進去,還想著要追我的兒子。”

      蘇小婉知道無法反駁這個老人家,此刻也懶得反駁了。

      省的別人說他欺負老人。

      不過這個老人家,脾氣真是特別不好。

      動不動就生氣。

      “你怎么不說話?以前不是很伶牙俐齒的嗎?現在是覺得追不上我兒子,準備放棄了?”

      “我沒有想放棄,只是不想跟您爭,省得別人說我欺負老人。”蘇小婉癟了癟嘴,此刻低垂著眸子,在哪里開口道。

      “你欺負的還少嗎?”

      “……”

      “行了,出去吧。”

      蘇小婉還沒說什么,此刻就保鏢帶了出去,此刻她再回去的路上,碰到了莫南爵。

      先開始嚇了她一跳。

      因為莫南爵站在樹下,那樹木因為燈光的緣故,影影綽綽的。

      她就看到了一個黑影在她面前竄過。

      緊張的拉住了自己的衣服。

      等到她看清人,才知道,原來是莫南爵。

      莫南爵喝了不少的酒,此刻像是一個醉漢,在院子里穿梭著,哪怕蘇小婉沒有正站在她身邊的,都聞到了一股濃烈的味道。

      不知道適合了多少的酒。

      莫南爵坐在那里,此刻身邊不知道多少的酒瓶子落在哪里。

      他的眼睛通紅,此刻身上的衣服凌亂,一張臉憔悴極了,仿佛下一秒,就會暈死過去的那種。

      “莫南爵——!”蘇小婉從沒有見過這樣的莫南爵,這樣的莫南爵有些可憐。

      她走過去,想要去奪走他手里的酒瓶子,可是那個男人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直接把她給推開了。

      “莫南爵,你到底怎么了?”也不知道到底受了多少的刺激,變成了現在這樣。

      男人的目光空洞萬分,在這個時候,狠狠地砸掉了手里的酒瓶。

      然后低下頭又拿起一瓶開好蓋子的酒瓶往嘴里倒,酒從嘴角溢出來,順著脖子、鎖骨淌下,前面的襯衫已經濕透。

      那一副……

      蘇小婉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剛才她看到莫南爵那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此刻凝著眉梢,再看看現在這個男人。

      男人一副頹唐的模樣,像是經歷了不少的挫折。

      如果只是因為剛才莫老爺子的這樣對待,他就變成這副樣子了?

      蘇小婉不經對眼前的男人更是捉摸不透。

      此刻看著那鮮血淋漓的手臂,她還是想去搶走她手里的酒評。

      “你別再喝酒了,你身上還有傷!”喝這么多酒,真是不要命了。

      隔這么遠,蘇小婉都聞到了濃濃的酒精味道。

      莫南爵雖然醉意醺醺,但是在看到了那頭的女人的身影的時候,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蘇小婉。

      “蘇小婉,你別管我。”男人朝著她吼道。

      “莫南爵,你非要喝死自己嗎?你知道不知道你這么下去,會酒精中毒的,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嗎?”他的腳邊,有不少的酒瓶子,蘇小婉剛走過去的時候,就踢到了好幾個字。

      也不知道窩在這里,究竟是喝了酒。

      “那也不用你管。”

      卻看著那頭的男人繼續抱著那個酒瓶子,準備坐下來,一言不發。

      他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仿佛就是不喝個半死,不會罷休的那種。

      “莫南爵!”

      要不是自己認識他,她才不會管他呢!最好喝死了,也跟他沒有一丁點的關系。

      “蘇小婉,你到底有多習慣管閑事,有時間去管阿衍的別在我這里指手畫腳。”

      吼。

      現在看來,倒像是他的不是了?

      真是沒見過這樣的人。

      蘇小婉嘆了一口氣,她不想管她了,管她喝死喝不死的,跟他有什么關系。

      但是走到一半,她還是有這折回來了。

      要是郁姐知道他這副樣子,肯定會難過。

      郁姐當初救了她,救命之恩,她可不能這么視而不見。

      蘇小婉重新走到了莫南爵身邊,一把按住了莫南爵的手里的酒瓶子。

      “莫南爵,你是不想跟郁姐在一起了嗎?就算你父親不讓你跟她在一塊,你就不能想想辦法嗎?你一個大男人,躲在這里跟一個縮頭烏龜一樣,我打心眼里看不起你。”

      “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可我知道機會是自己創造的,自己的幸福就要自己去爭取。”

      蘇小婉說著,向前想要把他扶起來,可是男人的體形,哪里是她一個女人扶得起來的。

      這么三下兩下,蘇小婉就被他給直接絆倒了。

      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我靠!莫南爵,你一個男人能不能不要這么意志消沉下去,有什么事情不能解決的,這一副要死要活的給誰看!”

      蘇小婉狠狠地痛罵道。

      “郁音她……死了。”

      “你說什么?”

      蘇小婉從地上爬起來,也顧不得疼,此刻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好像幻聽。

      “就在剛才,就在剛才……”蘇小婉不知道那幾個小時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反正在這個時候,她只覺得周圍冷冰冰的過分,像是有什么東西……頃刻之間,都倒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爱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