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6yxh"><cite id="66yxh"></cite></div>

  • <progress id="66yxh"></progress>
    <table id="66yxh"><p id="66yxh"></p></table>

    1.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禁欲總裁,求放過 第580章 580 此后你便是余生

      作者:夏日花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1-14 01:07:01

      第580章 580 此后你便是余生

      今天一整天,對于慕寒川都是比較忙碌的。

      除了正常的工作之外,還有一些商務活動要參加。

      不過,即便是再忙,他也抽時間回來陪兒子吃飯。

      晚上六點多,他到家之后,將臂彎里的西裝外套掛在衣架上,這便朝著慕晨星的臥室大步走去。

      “晨星……”

      他喚了一聲。

      晨星并沒有回應他。

      他心里略感覺到有些不太正常了,平日里小家伙聽見他的聲音,便會屁顛屁顛地跑出來迎接他。

      而今天這個家里太安靜了。

      他急匆匆地走進了臥室,拉開門,里面空空如也。

      他又立即退了出來,大喊了幾聲,“晨星,晨星……”

      無依舊沒有人回應。

      他心急如焚,上下樓找了一個遍,都沒有看見慕晨星的身影。

      這便急忙拔通了慕司皓的手機。

      “晨星是不是被你帶出去玩了?”

      “哥,你說什么呢!我這在國外出差了,這都兩天不在深城了。怎么了,晨星不在家嗎?”

      慕司皓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機就掛斷了。

      此時,葉婉清也剛好從外面走進來。

      看到慕寒川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頓時心里便有了數。

      “寒川啊!你晚餐吃了沒有?”

      “媽,晨星呢?”

      慕寒川轉過身,猛地抓住了葉婉清的手臂。

      那份力道,掐得葉婉清疼痛不已,用力地推開了他。

      “這孩子,朝我身上使這么大勁做什么?我今天出門做頭發,做完又跟老姐妹去打了一天的牌,我怎么知道晨星在哪里啊?”

      “不是你帶他出去了?”

      對上慕寒川那黑漆漆的眸子,葉婉清心里倒是有發怵。

      她心里是從來沒有怕過慕盛,但是對于慕寒川,雖然他一直是她的兒子,但是從小到大,她還怕他怕得要命。

      “我要是帶他出去了,肯定要帶他回來啊!”

      “那他去哪兒啊?”

      “你嚷這么大聲做什么?當初我是說要多請幾名傭人的,你又不同意,現在家里沒有人看著,誰知道他去了哪里。”

      葉婉清一邊抱怨,一邊往沙發上面,左手撫著右手腕上剛買的新翡翠鐲子,心里還有些小小的蕩漾。

      在得到了葉綿綿那一百萬之后,好久缺錢的她也是狠狠地滋潤了一把。

      先去當鋪把自己的首飾都贖了回來,又去金店買了幾款自己喜歡的玉器,再去美美地做了一個頭發。

      下午還跟幾個老姐妹玩牌,牌局玩得很大,順便還賣弄了耀炫了一下,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好久沒有這么痛快了。要不是回來瞧見慕寒川這雙冷厲的眸子,她的心情會更加美好。

      慕寒川黑眸瞪著她看了許久,這便轉身就往外走。

      她又起身攔住了他,“你要去哪里?”

      “我去警察局報案……”

      “對了,你這樣一說,我想來個事兒……”

      葉婉清到底還是膽小的,這件兒要是報了警,哪沒準還會查出來她買殺人的事情。

      所以趕緊“出謀劃策”。

      “說!”

      慕寒川已經快要失去耐心了。

      “我這幾天見著葉綿綿了……”

      “你怎么會遇見她?”

      “前幾天她找上門來了!”

      “什么?”

      “是晨星帶她回來的……”

      慕寒川似乎隱隱想起來,慕晨星曾經偷他手機的事情,但是并沒有將這件事情與葉綿綿聯系在一起。

      現在想想,極有可能是小家伙在手機上找到了葉綿綿的聯系方式,然后私底約她見面。

      想到這里,他拿出來手機看了一眼,里面果然有一條小家伙自作主張發出去的短信。

      正是前幾天約葉綿綿在肯德基見面的……

      “然后呢,她說什么了?”

      葉婉清眼珠一轉,看著慕寒川已經信了,便順著說道。

      “她還能說什么!她那樣的女人……她說,她是為了我們慕容家才生下晨星的,沒有功勞也要苦勞,她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夠給她一筆錢作為補償!”

      “她要錢?她為什么不跟我要?”

      “兒子,你急什么,先聽我把話說完啊!”

      慕寒川一聽慕晨星跟葉綿綿有接觸,那么失蹤的事情,也似乎隱隱與葉綿綿有關了。

      這便沒有那么著急了,走到了葉婉清的跟前,放下了西裝,“你跟我說清楚,一五一十的,我要聽全部。”

      葉婉清拿出來一把瓜子磕著,“她當然是想找你要錢,但是拉下不臉來。第一,她畢竟跟你有過感情,第二,她估計也有點怕你,不敢跟你要吧!她獅子大開口,一要就是一百萬,我手上又沒有錢,自然回拒了她。”

      “后來她很生氣,說了,如果不能滿足她的要求,她會把晨星帶走的。”

      “這些事情你怎么不早一點告訴我?”

      “我就想著,她一女人,也就隨便說說而已,怎么可能干出這樣的事情來?真沒有想到,她還真干得出來。哎,晨星這孩子,是我眼瞧著長大的,這狠心的女人,也不知道把孩子騙到哪里去賣掉……”

      葉婉清又開始嗚嗚地假哭起來。

      慕寒川懶得理會她了,為了耳根清靜,他拿著手機匆匆地走出來。

      立即拔打葉綿綿的手機。

      然而,手機里傳來的只是,“您拔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拔。”

      他按掉,立即又重新再拔,一連打了十幾次,得到的都是結果。

      真是大意了,他為什么沒有想到葉綿綿會帶走慕晨星呢?

      他努力地回憶了一下,最后見過葉綿綿的有兩個地方,一個是他輸血的醫院,另一個是她住過的酒店……

      他先打電話去了酒店,得到的結果便是葉綿綿之前所訂的房間已經退房。

      隨后,他去了一趟醫院,上次那個他輸過血的男人,也轉院了。

      她竟然就這樣消失了,仿佛人間蒸發了一樣。

      他一點線索都沒有!

      他很懊惱,為什么自己沒有主動一點,當時就該留住她,跟她好好談談。

      明知道她失憶了,他為什么不陪在她身邊?

      最后,他將希望寄托在了機場。

      這便托朋友去調查葉綿綿跟慕晨星所乘坐的航班,或許,這便是尋找到她唯一的線索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爱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