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6yxh"><cite id="66yxh"></cite></div>

  • <progress id="66yxh"></progress>
    <table id="66yxh"><p id="66yxh"></p></table>

    1.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情定一生無悔過 第838章 我只是不想看你

      作者:微瀾子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1-14 01:06:50

      “你什么意思?說的什么我聽不明白。”

      劉梅直接扭過頭去,并不去看沈蔓歌的眼睛。

      沈蔓歌笑了,不過笑意卻不達眼底。

      “不明白嗎?那為什么要躲著我的眼睛呢?”

      “我只是不想看你。”

      劉梅低著頭,嘟囔著。

      “不想看我還是不敢看我?或者說你良心不安,不能直視我?你在飛機上對我下藥,讓我昏睡的時候怎么沒覺得不敢看我呢?”

      姜曉雖然離得遠,但是也聽得清楚明白,當她聽到這一刻的時候,猛然睜大了眼睛。

      “太太,你不是因為飛機坐久了頭暈嗎?”

      沈蔓歌淡笑著說:“去云南這趟飛機,我飛了不知道幾次了,每次都不暈機,偏偏這才就暈了?雖然我懷孕了,但是我問過醫生了,我的身體狀況很好,根本不會出現這種現象。所以暈機的時候我就懷疑你了,偏偏飛機出現故障,需要中轉。中轉也就罷了,偏偏阿勇失蹤了,我猜是你或者說是你們的人把阿勇給帶走了吧?為什么不讓他留在我身邊?因為你們忌憚阿勇,因為你們怕阿勇給我外公發消息,破壞了你們的計劃吧?可是你不知道的是,阿勇去給你買機票的時候,已經給我外公,也給我發了消息了。”

      “什么?”

      劉梅整個人震驚不已。

      她以為沈蔓歌和宋文琦的關系很好,自己又是沈蔓歌的阿姨,沈蔓歌根本不會防備著自己,所以一開始她就防備著阿勇,即便是阿勇去買機票,她也讓人暗中盯著的,可是沒想到,阿勇依然還是把消息傳遞出去了。

      “你們怎么聯系的?我敢保證阿勇碰不到電話。”

      “軍營里有手勢你不知道嗎?不需要電話,不需要語言,只要一個手勢,我就知道他要說什么。況且你這么多年都在療養院里,怎么會隨身攜帶身份證呢?從你補票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懷疑了。”

      沈蔓歌的解釋讓劉梅無話可說。

      “沒想到你居然還會軍中的手勢。”

      “葉南弦曾經是軍人,而他是我的丈夫,是我的教官!我焉能不會?”

      沈蔓歌說完,眼底都是失望。

      “阿姨,為什么?對自己至親至愛的人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到底為什么?”

      “為什么?至親至愛?你外公和你母親,何曾把我當過至親至愛的人?這么多年了,從我被趕出蕭家開始,你母親就沒有見過我一次,我甚至去找過她,但是她不見我。我在她的學校門口苦苦哀求她見我,可惜她鐵石心腸,根本不管我的生死。這樣的姐姐我還有什么情誼?”

      劉梅說著說著,眼神都猙獰了,和先前溫柔的女人根本不是一個人一般。

      沈蔓歌看著她,多少有些可憐。

      “就為了這個?不為了別的?你在外公的住處外面等著,其實就是為了讓我帶上你找到我母親在哪里是嗎?你知道我被外公清走了,知道葉南弦來要人卻沒有得逞,你所有的一切都知道。你甚至還知道方倩吧?或者這么說,方倩的所有一切,或許和你有關對不對?”

      沈蔓歌不想這么想的,但是她不是傻子,在葉南弦身邊這么多年,就算再笨也能學到一些。

      她不再是那個被人隨意欺騙和算計的小女孩沈蔓歌了,她現在是葉太太,是孩子的母親,是和葉南弦一起經歷過風雨的人。

      劉梅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沈蔓歌冷笑了一聲

      ,說道:“可惜了宋文琦那么好的人了,他知道你是這樣的人嗎?當年宋文琦也是軍區一員,我估計他去當兵是你的意思把?不然的話,以你的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態,宋文琦是絕對不可能扔下你自己去當兵的。你讓他去當兵的目的是什么?你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可以利用是嗎?他為了你可是受盡了苦難,你怎么對他的呢?這次也是你把他給支開了吧?就因為你怕他看到你利用我對付我媽媽我外公甚至是整個國家的人是嗎?”

      “你太聰明了,你這樣的女人活不長的。”

      劉梅突然開了口,不過說出的話卻讓沈蔓歌頓了一下。

      “是嗎?你有何嘗不聰明?利用宋海濤的出軌來給自己營造了一個被人欺負,為愛瘋狂的弱女子形象,躲在了療養院里窺探者外面的一切,甚至秘密的安排著一切,操縱者一切,你又何嘗不聰明呢?”

      “是啊,所以我快要死了。”

      劉梅有些苦澀的笑了。

      沈蔓歌卻搖了搖頭說:“恐怕你的中毒也是假象吧。只要你的目的達成了,得逞了,你就會給自己解毒。你利用方娟的事情纏住了我們的腳步,實際上是給方娟爭取時間,讓她聯系自家的人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阿姨,你活了這么久,難道連最基本的是非曲直都分不清了嗎?”

      “你知道的什么是是非曲直?沈蔓歌,你太年輕,有些事兒你不懂,有些人我也躲不過。這是我的使命。蕭家欠我們母女的,就得還。”

      “那么國家欠你什么?你竄托著方娟搞這一切難道不是為了境外的恐怖分子嗎?這是軍事秘密,我不問,但是不代表我猜不到。還有什么勢力是可以讓我外公明明已經退休的老將軍還費心費力的演出這么一場戲的呢?還有什么是我們家葉南弦可以暫時未娶我也要配合著演戲的呢?除了國家利益,我想不到其他的。原先我還不知道為什么我外公要放掉方倩,如今我猜到了,只是我猜到了開頭,卻沒想到這個幕后之人居然是你。我知道,外面都是你的人,但是阿姨,你覺得你還能和他們聯系上嗎?”

      沈蔓歌的話讓劉梅整個人陰沉沉的。

      “不用這樣看我,我想我母親當年不見你是有原因的。我媽快不行了,你沒有一絲姐妹情誼,我真的挺傷心的。我一直以為你是喜歡我的,現在看來,你接近我,甚至利用你兒子對我的感情來讓我對你產生好感,一切不過都是你的計謀和算計罷了。你這樣的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沈蔓歌的心是冷的。

      原先劉梅給了她多少溫暖,現在就有多少冰渣子在里面。

      她不懂。

      明明都是骨肉血親,為什么非要為了一些不必要的東西斗個你死我活的呢?

      劉梅的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你想干什么?”

      “干,我該干的事兒。你是我阿姨,這一點我不否認,但是在國家利益面前,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公民。阿姨,對不起了。”

      沈蔓歌說完,直接將她給打暈了。

      “太太,我們現在怎么辦?”

      姜曉從沒經歷過這些,但是她卻聽懂了沈蔓歌的話,不管怎么說,眼前的劉梅好像是個壞人。

      沈蔓歌輕嘆了一聲說:“這里有窗戶,我們爬出去。”

      “啊?”

      姜曉整個人都愣住了。

      “可是我不會爬,我害怕。”

      “沒什么害怕的,我在下面托著你。你上去之后就往下跳,自然有人接應你。”

      &nbs

      p;沈蔓歌的話讓姜曉再次愣住了。

      “有人接應我們?誰啊?”

      “趕緊上去,晚了就來不及了,我們進來這么長時間了,再不出去外面會起疑的,到時候想走都走不了了,那些人可不是一般的罪犯,他們身上可能都帶著槍。”

      沈蔓歌這話說的姜曉的臉都白了,不過還是顫顫巍巍的爬上了窗戶。

      等她上了窗戶之后才看到下面等著他們的人居然是藍晨!

      藍晨?

      姜曉簡直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怎么回事藍晨呢?

      他不是在海城嗎?

      什么時候跟著他們來的云南?

      “快跳!等什么呢!”

      藍晨的眉頭微皺,冷冷的連陪著冷漠的聲音,這才讓姜曉有了一絲真實感。

      有藍晨在下面接著,看著他伸出胳膊的樣子,姜曉突然就樂了。

      她還有什么不敢跳的呢?

      搞不好自己還能賺一個公主抱,多合算!

      這么想著,姜曉直接閉著眼睛跳了下去。

      沒有預期的那么疼,反倒是一具溫熱的胸膛,以及戰鼓一般的心跳聲。

      姜曉覺得這一刻簡直太幸福了。

      “還不下來!想什么呢?”

      藍晨冰冷的聲音在頭頂響起,讓姜曉有些看癡迷了。

      “花癡。”

      藍晨猛然松了手。

      “哎呦!”

      姜曉直接被摔倒了地板上,屁股都要摔碎了。

      “藍晨,你能不能有點紳士風度?”

      “什么時候了還犯花癡?太太和那個誰還在里面呢?周圍都是他們的人,你還有時間磨蹭。”

      這一次藍晨說的話倒是挺多的,不過卻讓姜曉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邊待著去,別礙著我的事兒。”

      藍晨把姜曉趕到了一邊,沈蔓歌已經將劉梅送到了窗口上。

      劉梅已經被她堵住了嘴,直接退了下去。

      藍晨穩穩當當的接住了,第一時間把劉梅給塞進了車里。

      姜曉還沒說什么,就看到沈蔓歌一個縱跳,嚇得姜曉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

      “太太,你可不能啊!”

      她三步并作兩步的跑了過去,在沈蔓歌跳下來的瞬間,直接擋了沈蔓歌的肉墊子。

      “熬……”

      姜曉覺得自己渾身都要散架了,但是藍晨整個人都愣住了。

      “你……”

      他說不出話來了。

      這個女人居然如此的義無反顧,反倒是讓藍晨刮目相看了。

      而沈蔓歌連忙爬了起來,將姜曉拽了起來。

      “怎么樣?傷著沒有?我跟著南弦練過的,這么高的高度不會有事兒的,你跑過來干嘛?”

      “可是太太現在懷孕了啊,不能跳的。”

      姜曉委屈巴拉的揉著自己的屁股。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嘈雜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爱看小说网